神勿/Piko

有时候画画 只会写黄文
DC 达米安攻洁癖 谢谢
拒绝ky和受粉
变形金刚/合金装备
不产粮 来混吃混喝的

居心叵测(BBBKO

居心叵测

扫雷:
*「TransFormers Prime」
Bumblebee x Knock out。
*流水账文笔烂没思路狗血剧情出没,捏造有。
*OOC有,“这机是谁…”不是错觉。

*来自bbbの迷の安定感

*
有些事情还以为只剩我记得.

“好吧.我注意到了,knock out..你想怎么样?”
带着微弱的磁性和沙哑,却依然很清亮干脆的电子音.那是他特有的电子音.而bumblebee的十分特别.
这让knock out有一种很久违的错觉.他看到bumblebee坐在操控室里,关闭了所有的操控启动系统.允许了自己这个霸天虎军医想和他私下会面的要求.

他进门后,身后的门板上的电子锁具也很快两面相对,
扣的严丝合缝.
knock out抬头看了一眼坐在电镀椅上的bumblebee.那家伙换了涂装,可惜没自己的酷.knock out不屑的想到.他发现bumblebee在注视着自己.噢..好吧,打他进门到门关开始,那家伙意味不明的视线就没离开过自己.

bumblebee亮蓝的光学镜头闪着明亮的光伏,经过全新修护的车身无暇折光,连那对大车灯也擦的恍亮,呈现出好看的半透明.嘴部的防护装置已经放下.带着若有若无的笑容,让那张年轻英俊又带着稚气的脸,看起来格外意气风发.

knock out不自在的扭开脑袋,手也不甘心的在光感手铐下挣扎了一下.利爪上纤细尖锐的指甲也尴尬的缩扣在手心.

“如果是热油浴的话——老实说,knock out,如果你现在愿意说出shockwave的实验室分布点.我立马会让你焕然一新的.”在他那些尴尬的小思绪不知道如何是好的时候,这个汽车人小子就贼溜溜的跟自己开门见山谈起了条件.

好吧——好吧——这样更好,反正他也没想好要如何开口.他现在是个阶下囚不是吗.他是俘虏!最糟透了的就是,他那昔日铮光瓦亮的涂漆,已经因为多日没有保养和条件有限的对待显得黯淡.可面前这个小子却快要把他闪瞎了!
曾经他总是戏弄那个不会说话又涂装破损的小家伙,现在这状况却让knock out感觉十分没面子.

“我想有个地方你可以去看看.”knock out开口了,他的发声器嗡动着,凭借着记忆库里搜寻到的瓦砾,口是心非的说了下去.

随后knock out就后悔了。

————

“你怎么能确定就是这里?bee.”
“如果knock out的情报有那么点误打误撞的可信率的话.”bumblebee的电子音透着喜悦,情不自禁的马达提速.开向前方不远处的目的地.
“你打算报答他什么?真的给他来一次全身抛光?”
被同伴报以玩笑的口吻询问,bumblebee火种一热,来自内芯深处奇怪的情绪让他的车身一个激灵,随后发声器带着电子音,努力的笑了出来.

“哈..算是吧.”
而在他身后的smokescreen什么也没说,发动机焦躁的低鸣着,只是加速超过了bumblebee.向前方驶去.

————

knock out非常后悔以前有机会的时候为什么没能宰了那个汽车人小子.说好的“马上抛光”,结果那小子一秒也没有停下,立马就动身出发了.而他现在却被关在了单间牢房里.这下可好,连只能指挥的steve都找不出一只来.

他泄气的靠在墙边,在这艘战舰上他所不熟悉的角落里.没有安全感和疲惫让他有些焦躁,虽然他没什么远大抱负,
不死就好.
是的,不死就好.这是他的原则,当然,能混上个风险最小的职位他也挺满足的.吃睡保养不愁.他可真是怀念以前的生活.尽管他从来不明白自己内芯想要什么,但是那无所谓.是的,无所谓!那总比现在要好的多了.他的记忆库里疲惫的倒映出以前的片段.然后接着墙壁处简陋的充电插头.用了一个不怎么舒服,但是尽量避免漆面受到摩擦的动作.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他不知道睡了多久,直到听到门外的骚动后.才艰难的伸了个懒腰.光学镜透着疲倦的情愫.结束了这场不怎么舒服的充电.侧过头把接收器贴在门边.悄悄的窃听着并不清晰的内容.

扩大频率的迷你窃听器在收缴武器时就被收走.knock out觉得用惯那玩意儿后自己的听力就严重下降了不少.
听不清.该死的..刚刚他们说什么..megatron?!不..等等,u..Unicron?!?

knock out希望自己是听错了,突如其来的惊恐席卷的他的机体上的每一根电流.就仿佛是在几亿光年前那场巨大的cybertron战争.

他在逃窜,他没有派别.但他渴望在下一秒就告别战争.在苟且残喘的流亡中,他的车灯烂掉了一大半.浑身的漆只剩下破损的痕迹.缺少能量和电力的他,和无数被腐蚀成铁的尸体.倒在冷凝液和能量液中.
而后来他奇迹般的存活了下来.遇见了starscream.才成为了霸天虎.在短暂的修养过后,他一直悠然自得的对自己尝试各种保养,直到来到地球.其实他并不讨厌那里,
也许他是一个见风使舵的家伙,是的,他就是.可那又怎么样呢.
那又怎么样呢,knock out关闭了光学镜,躺在了一边.

bumblebee从监房门口路过.看到了安静下来的knock out,他没在用手锤地板以示不满.只是非常安静的关闭了光学镜头.安静下来的knock out比那副嚣张气焰的得意模样要看起来柔软友好的多,
bumblebee想到.自从在地球遇见他开始,那家伙都永远都挂着邪妄又不自知的笑容.跟那个时候相比..已经完全不一样了.bumblebee似乎想到了很久以前的事情,他转身离开了身后的牢房.

现在还不是契机,他觉得自己至少没有这个勇气.本来以为这是个好开始,他看着自己装甲上伤痕累累的刮痕.那是刚刚经过剧烈战斗而留下崭新的战痕.
这是最后一次了,bumblebee告诉自己.是的,在那个实验室探据点里.他发现们遇到了megatron.准确的说,是unicron.他不死心的回来了.
那是同样的危机,上一个是raf的星球,而这次..是Cybertron。Optimus去寻找能够能让这颗母星再次孕育生命的能量源了,是的..他不在.bumblebee明白,他一点也不能后退.

这是最后一次了,他对自己说.
等那之后,在好好的给那家伙抛次光吧.
他没回头,走进了操控室.

————

总有机遇,
感受到战舰的移动,knock out打开了光学镜,不满的吼叫到
“你们要去哪里!我有知情权!”
没有人理他
他泄气的靠在一边.却不可置信的,看着那扇死气沉沉的门一点一点的被打开.是starscream..他差异了一下,随即喜悦便涌上全身.他要逃出这个鬼地方!!立刻.
“starscream!噢..普神在上——你可来了!还有霸天虎们!我们终于可以离开这个鬼地方了!”他芯情愉快的说着毫无理章的奉承话.打算赶快出去,离这里越远越好.
“well——well——knock out,我们并不是要逃走!你这个CPU短路的炉渣.”starscream非常不爽的尖声教训他,四片机翼因为怒火竖直而晃动.“我们要抢回战舰!”

他疯了,knock out明白他不会这么做.但是现在反抗实在是白痴才会做的.但是他同时明白,这也是机会.

在搜刮圣物的时候他立马就认出了相位偏移器.他想起了那次不好的体验,噢..那件事让他cpu上火.他现在打算先收拾收拾那个蓝涂的汽车人小子再说.

————

“束手就擒吧!汽车人!”starscream握着静止器,他的发声器有些颤抖.看得出来他在发抖.
而knock out从他身后带着优雅狡黠的笑容走出来.
“如果你想问为什么,噢很抱歉——我想smokescreen有点事情要忙,不能来帮你们了.”他身上的漆面焕然一新,冲着bumblebee报复性恢复了以往得意忘形的笑容.打着自己心里的小算盘.
该死,bumblebee僵持着.让starscream收手是不可能的..只能堵一把了.他的光学镜闪着顽劣的情愫.不仅临危不惧,看起来更是胜券在握的晃了晃手指,
“很可惜,starscream.事实上你手上拿的……并不是静止器.”
“什…?!你说什么?!”在starscream的尖声中,他用最快的速度冲上去握住了那根纤细的棍子用力抢夺.
“可恶..你这个狡猾的小鬼头..!”starscream愤怒的咒骂到.一边用他能使出的最大力气跟对方拉扯.knock out只是静静的把相位仪打开,打着自己的算盘.

————

为什么要这么做呢,帮这群汽车人对自己来说又没什么好处.他质问自己的内芯.那是矛盾又嘲讽的情绪,他不是很愿意面对那种突如其来的陌生感.可是当starscream小臂上的融合炮瞄准bumblebee的发声器时.透过光学镜扫描到的景象传输到cpu里,
他来不及思考.开启着相位仪穿过starscream的后背,在那两个人惊异的表情下抢过了那个不知真假的静止器,当头就给了正在惊慌的starscream一棍子.

他用力相当大,作为一名医生.他很少出力干什么活儿.而他却激动的打断了那根棍子.在来不及思考的情况下,

这让他浑身忍不住一阵发抖.他努力平静下来潜伏在火种内乱窜的情绪.摆出一副镇定自若的样子摊了摊手.

“这下你们该相信我是墙头草了吧?”
“knock out..那个我们还要用——”
bumblebee不知道这样的结果是好是坏.这让他哭笑不得,但是或许不坏..不是吗,至少给了一个让他接纳那家伙的理由.他的光学镜透露出了温柔和惊异,还有很多难以言说.

“呃..等等,这个,真的是静止器吗.”knock out被那家伙这样的目光注视着,尴尬的低下头,装作不解的摆弄着手上断裂的棍子.
却打芯里暗骂着自己的鲁莽.

————

“但是我不明白,为什么你要背叛starscream..?”Arecc走在前面,目光恍惚的问到.

“就算他抢到了战舰,恐怕也会把我踢出密封舱.”他无所谓的耸了耸肩,编了个像模像样的理由.反正霸天虎从来都不团结.他们是知道的.knock out的光学镜看着地板.
“而且..他太粗暴了.”他又不耐烦的接上一句.
这句的确发自内心.

————

霸天虎大概永远不会不需要一名军医,bumblebee明白这点.或许knock out大概是真的想加入汽车人了.这让他感到莫名的慰籍,老实说这种感觉太滑稽..bumblebee只能断续的回忆着.

那是在Cybertron毁灭战争时.
他在侦查任务中见到的那名红色的cybertron星人车灯破损,车身都是严重的擦痕,意识模糊的躺在大片的蓝色能量液中.四周横尸遍地,而这个家伙的火种仓看起来似乎完好无损.他没有标识,不属于任何党派.而叠在身后两个破损的轮子,却让他看起来很像一名汽车人.bumblebee想到这里,高兴的笑了出来.

“等着我吧,等我结束了这次侦查.就把你带回基地.你很快就会得救了!”

而那名唯一的生还者.他的光学镜缓缓睁开一些,忽明忽暗的闪着微弱的光.似乎是看到了他,似乎是听到了他说了什么.

可是bumblebee没能等到那个时候,就被megatron和大批的伏兵捕获了.他坚守消息.为高昂勇气而付出的代价,他的发声器被弄的粉碎.机体也破损不堪.几乎成为了一堆废铁.

当他再次能站起来并且清醒的时候.已经找不到那名红的暗淡破损的跑车了.他会不会死了.想到这里,让bumblebee无法言喻.他不知道那个家伙叫什么.就再也没能见到那个家伙了.

可是后来他还是见到他了,在地球上.他也知道了那家伙的名字.knock out.霸天虎的军医.那家伙的漆面崭新锃亮.跟在那时候见到他时可怖的破损完全不同.见到那家伙时,他看起来风流倜傥意气风发.
bumblebee想说些什么,最后破损的发声器只是发出了黯淡的低鸣.

————

knock out为自己的决定后悔不已.他知道他从今以后都不会在回到霸天虎了,而加入汽车人..噢..这到底有什么好处?!他暗暗不爽自己的头脑一热.只是因为那个汽车人小子差点没命.所以他就心头一热当头给了starscream一棒?!这简直不可理喻!

然而这种犹豫的时间给不了他多少,很快飞船的晃动就让操控室内所有的汽车人惊慌失措.大批的亡灵大军挥动着残破不堪的翅膀吐出黑暗的污秽腐蚀着飞船的后方.

“做好准备,被迫降落——!”

————

虽然不服气,但是knock out还是一直打芯底承认.
bumblebee确实对得起这份荣誉,“战士”的荣誉.
尽管他没那么强壮,也没有最先进的装备,有时候甚至没有理由,没有把握.那个汽车人小子总是冲在前方.置生死于度外.无所畏惧.
是啊,他总是这么莽撞,或者勇敢.
就像现在,为了给Optimus争取更多时间,他重心不稳的握着磁力手套.在力量悬殊过大之下艰难的僵持着.

最终bumblebee被对方强悍的力量甩飞了出去.在unicron冲向陨落的飞船时.knock out能感受到那种可怖的力量,在下一秒让他恐惧.在黑暗的冲力快速席卷而来时knock out尖叫着变成载具形态逃走了.
bumblebee有些紧张的看着knock out的背影.然后深吸了一口气.
不能再让任何人.无论是谁.都不想再让他们受到伤害了.
bumblebee这么想着,无所畏惧的冲了过去.

是的,他很勇敢.
knock out在芯中苦闷的哼笑了一下.变回了窄长的Cybertron星人.然后不屑的想着.这和自己不同.
遇到危险时,你只会逃命.knock out对自己说.他的火种因为剧烈的情绪而颤抖.
他是明白的,这些从来就不怕死的家伙们.重情义,顾大局.总在意那些有的没的.不畏战斗,伤痕累累,连自己身上的战痕都不曾打理,愚蠢至极.
knock out嗤之以鼻,却又不甘心的握紧了拳头.
可是你羡慕他们,不是吗.
他对自己说.他明白的,他曾被那样的目光所震撼过,他曾经不止一次嘲笑过那些傻瓜的执着.尽管他的芯中还是有一些不甘的.

因为他明白..他明白.

当时..还差一点,我就可以跟你一起走了.

他还记得在那时候,那场浩大无情的Cybertron战争让他陷入困境,

那时他只是个连基本武装都缺乏的家伙.他一边逃跑,一边担心自己会死掉.每天CPU都处在无休止的神经系统衰弱中.那种的恐惧让他不想再经历第二次.

而他在被炮火击中而昏厥的时候,他害怕自己会变成一堆废铁.可他无力还手.只能关闭光学镜.奄奄一息的等待生机.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听到了大批的脚步声.是霸天虎,他们占据了这片废墟.

他绝望了.在脚步声陆续变小之后,他却发现自己已经虚弱到没有能力逃跑.而正在这时,他感受到有人走近他,他还来不及挣扎.就感受到那家伙在触碰他的火种仓.
 “醒醒..醒醒.能够听到我说话吗?”
他打开了光学镜,电流和能量的严重不足搞得他头晕眼花.他看不清面前的家伙.只有一大片流动金色.和一对蓝色的忽明忽暗的光学镜.

“我是汽车人bumblebee.伤员,你是这片废墟上唯一的幸存者!虽然没有派别,但我会把你带回去!”
带回去..带回去..
他觉得自己的光学镜涌上一阵温热的电解液,却干涩的流不出一滴来.

“等着我吧,等我结束了这次侦查.就把你带回基地.你很快就会得救了!”
很快就会得救..
“你会好起来的..!”
他能感受到,那家伙将自己身上的提取的备用超能量体为他注射后,他温柔的握住了他的手.那家伙的手不大,却非常有力.这让他的火种传来稀薄的安全感.
然后他郑重其事的松开了他的手,勇敢,义无反顾的.冲向了前方.

他躺在地上挣扎着,发声器颤抖着.发出沙哑又干涩的电子音.
“别……去”
别去..那里已经成为霸天虎的踏足点,那里已经,已经..

直到被starscream发现之前,他都再也没见到bumblebee出来.
他以为再也见不到那个家伙了.他想.
大概从成为霸天虎的那一刻开始,那就是他最后一次的感动了.漫长的岁月冲刷着那些痕迹.

他成为了霸天虎的首席医官,他的待遇也发生了巨大的改变.
可是至今为止,他不得不承认.他从来都是.很羡慕bumblebee的,

那个傻小子和他一样,曾经也失去了很多.曾经bumblebee失去了发声器,甚至差点是生命.这些危险一直在威胁着那小子.
可是他从没退缩过.
bumblebee却还是bumblebee,
一点也没有变.只是越来越强大.

连他的战痕永远都很酷,不比任何新车逊色.

————

结束了,一切都.
所有的浩瀚归位虚无.unicron被永远的封印在为他量身打造的囚笼中.
而为了这颗星球的新生,却需要optimus的融合火种.

“请答应我,汽车人朋友.”
“今后也继续为了高尚的事业而奋斗下去.”

这就意味着,他要死.
knock out发现他的脑子里只剩下生死了.他无奈的感叹着自己扭曲的价值观.却不由得垂下了光学镜,
他和这些家伙永远也不一样.他可不会为了谁置自己于水深火热中.是的.
他不会.

他不适合和这些家伙在一起,还有和那家伙在一起,
从背叛霸天虎开始时就应该明白.他们不是一类.

为什么呢.knock out问自己.
为什么不继续厚着脸皮呆下去呢,反正也没什么关系.那些家伙总不会赶自己走.而他也不需要和谁搞好关系.汽车人又不吃这套.
他可以过的很不错的,

果然啊.他被感动了.是啊,都是这样.又一次的.这种情绪让他无地自容.他狭小的活法,无法和这些高尚的生命融为一体.
还有愧疚.还有不舍.
knock out在新的幼生体不断出现的繁华景象中走远了.他想,地球或许是个不错的地方.

是啊.没了这些碍眼的家伙,自己一定会活的很不错.
或许吧.
他不需要为了什么目标活下去.

他走向战舰,想找到一个可用的逃生舱.来永远结束自己火种内,不停和自己纠缠不清的悸动.

————
“你想去哪里.”在他准备开启舱门时,他突然发现身后站着bumblebee,他握住了knock out的手,他握的很紧.

就像很久很久以前那次,他低着头轻声坚定承诺着.
“我会把你带回去.”
一样.
那时候他还只是个受伤的流亡者.
knock out浑身一震,随后故作镇定的弯唇眯起光学镜反问到
“去哪里——?这并不重要,不过你该不会真的以为我是真心诚意要加入汽车人的吧.小子.”
一边说着,knock out忍住了冲动.他笑的肩膀抖了起来.利爪却挣不开bumblebee的那只手.

“留在我身边.”bumblebee轻声的开口,让knock out产生了一种强烈的错觉.

那家伙..他也..没有忘记.
bumblebee安静又温热的目光让他无法面对.

“那时候我就在想..knock out,我很害怕.我以为我永远也见不到你了.”
“毕竟我对你许下了约定.”
“但是后来我庆幸,我又见到你了.可是你成了霸天虎.但是我又很庆幸,我知道了你的名字.”
他的一字一句,都轻的能让人仿佛置身错觉中.却又有力,认真.

“我想我很感谢今天,我感谢普神,让我曾经遇见你.让我从未忘记你.我又很害怕——我、我想我害怕你归从霸天虎后会重做系统.而现在大家完成了optimus的心愿,也是所有汽车人的心愿…战争永远的结束了.”
“而我们——却还活着.”

他看见knock out只是不断的发抖,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bumblebee一直以来所担心的事情终于放下了.
knock out,也从来都没把那段记忆删除——

“可是我是个怕死的家伙.”knock out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半天只好憋出了一句话.没有带上戏谑的口音,看上去有些笨拙和不知所措.

“不会的.”
“不会的.我们都会,好好活下去.”

“可是我是什么也不会做.也没法和那些家伙一样——与你并肩作战.”knock out暗暗的转开头,他从芯底讨厌这样.被时光冲刷过去那么久的本性,逃亡时的恐惧,让他麻木.
他没有高昂的斗志,只要能油嘴滑舌的活下来.他就满足了.他从没想过,自己有资格成为bumblebee的火伴.他一直用不屑来麻痹自己,却又明白自己内心的渴求和自负.

“没关系.”bumblebee冲他微笑,握住了他的细长尖利的手.贴在自己的火种仓.缓缓的,一字一句的.
“帮我清理这些伤痕吧.knock out.我负责战斗,而你——”
“就留在我身边.”
那颗火种在温柔的跳动,
knock out已经不知道怎么看向对方了.这样的场景是他做梦都不曾摄取到的幻象.而现在,却让他几乎能够眩晕.

不过既然已经发生了,knock out不想留给对方一个太逊的反应.
不要白不要,
“你的歹意,我接受了.小子.”
他弯起嘴角,忍不住笑了.
笑的颤抖,没有狡猾,毫无心机,
又害怕被对方察觉到过剩的喜悦似的.他用一只手遮住了脸.只有肩膀在发颤.

在下一秒他被用力拥抱着,还有两颗隔着火种仓不停在匆忙跳动着的,
他明白,
那双手这次应该不会再松开了.

————End————

打自在一起之后:

彩蛋1.
“那么我就是领袖夫——”
“knock out——!我还不是领袖——!领袖时代已经结束了——!”(立马捂住对方的嘴)

彩蛋2.
“bumblebee,如果你当初在我供出地点后就允许我抛光的话——我想当时就可以——噢..总之就不用这么麻烦了.”

knock out一边为自己上蜡,一边没生好气的抱怨着.对于在私人监狱里那段糟糕的时光.他一直耿耿于怀.
身后刚刚午休结束充电的bumblebee目光温柔的活动了一下机体,随后走近knock out.把那双手搭在对方弧度纤细线条优美的腰上,凑近他的音频接收器轻轻说道.
“我只是..如果starscream后来没有出现的话.我当时在想,如果结束了这场战争...”

bumblebee的手抚摸上了对方的车灯.带着苦恼,又有些顽劣的口吻.然后缓慢的说道.

“我想我可以亲自帮乏力的你来一次..全身抛光——?”

打那之后knock out再也没提过这件事.

————这回是真的end了 ^p^

*写的真的很蠢啊还是烂尾orz…不会写文别打脸.
*作者是个三原色(无节操通吃)这篇是三原色ko受中心,这个还会写ssko(黑化向)后续的.(大概)

*这么蛆的东西写完我也是很佩服自己了Orz....。

*本来以为自己会说很多的结果也就这么点..。
*只是雷cp的就不要喷了…希望能找到同好!
*最后感谢能看完!!(双手合十)

评论(2)
热度(23)

© 勿Pik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