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勿/Piko

有时候画画 只会写黄文
DC 达米安攻洁癖 谢谢
拒绝ky和受粉
变形金刚/合金装备
不产粮 来混吃混喝的

-蜂路蜂-[堂皇冠冕]02

-堂皇冠冕-

*接上,此篇蜂路[ Bumblebee×barricade ]限定.
*博爱,lof主不掐CP,不想争论蜂攻蜂受的问题…。
*捏他有,OOC有.“这谁啊……”不是错觉
*设定是MOV3路哥被炸烂光学镜和双腿.失明+无法行动.
*bug大量会有…尽量抱着娱乐心态
*废话连篇思绪不连贯小学生文笔有

*破损不堪路哥怒点羞耻心爆棚有.慎.

02。
“渣的…什么也…”看不到,什么都看不到,路障能够听到自己的发声器变调沙哑的电流交织,吐露言辞的时候都带着微弱的刺痛.他把后半句话生生的咽回去.他有些不安,因为四周寂静的过了头.他开始怀疑自己的接收器是不是也和一片黑暗的眼前还有痛到不像话的双腿一样出了什么破问题.
“声…到底是谁?”如果面前有人那显然不是声波,他试探性的问了一句,而大黄蜂已经傻了眼,他不知道该不该回答他.只能陷入尴尬的沉默中.
路障非常没有耐心等待,他似乎想用手臂试图支撑起自己的身体.但是显然失败了,从大黄蜂把他从那堆废石下弄出来的时候就看到了,
他流了一地宝贵的能量液,连电流也噼里啪啦的向外泄露着.

看来这个家伙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受了多重的伤,还在不安分的想要重新站起来.他急躁的喘着大气.

大黄蜂真想现在就把面前这个急躁不安的家伙按到地上让他别乱动.然后告诉他你这个作恶多端的霸天虎知道吗你现在还能活下来都应该感谢普神.

失败了的路障重重的倒在了地上,不过他可不认为是自己的手臂不够有力,
而是那对于失去保护层板来说的双腿擦到石板简直能痛到让他浑身当机.
他的利爪控制不住有些无助的抓着身下的碎石,倒在地上浑身抽搐着.但是他不想坐以待毙…这样的情况…从昏迷的状态中醒来,也可能是被哪个家伙给带了出来.同僚?他一无所知,这样的情况可以把他给逼疯,逼到焦躁不安.

大黄蜂什么也不敢说,他抱着机体不敢动一下的样子如果能被人看到一定十分滑稽…他看着这样的路障,
那个嚣张暴躁的家伙的本性即使是在半死不活的状态下也一点儿也没有改.简直要把人逼疯了…这家伙曾经可是自己的死敌,现在却…现在却…这么无助又顽强的,在自己面前.挣扎着.

在这样断续的沉默中,他不知道该怎么打破才好.可是他的通讯器却非常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普神啊——看着路障突然僵直身子连抽搐都克制下来的样子,他觉得自己已经尴尬紧张到火种简直都能从发声器里钻出来了!

“噢bee…!!我们这里的修复工作还在进行,我和父母都要做在场人员调查…压根就抽不开身,你知道他们有多啰嗦吗!!噢不不不不你绝对不会知道的…我都快要被逼疯了!!lennox说还是辛苦你了…在努力一下,伙计.我会和你一起加油的.相信很快我们就能在赛车跑道上一起兜风了!!”

他的车主今天今晚话似乎特别多,
偏偏是今天,偏偏是现在

路障觉得自己的火种都在发颤,他很愤怒.他的身体在发抖.那个小子,那个博派的小个子战士…他一直以来都恨不得碾碎成废铁的家伙……看到了自己这幅模样…他还无法想像到自己现在有多无能为力和可怜.这种焦虑痛苦的煎熬着他的自尊心,他恨不得现在就掏出自己的火种.

“大黄蜂…”
他咬牙切齿的念着对方的名字,毫无疑问.那个黑黄涂装的家伙就在自己面前,可是自己连侦测到对方在哪的能力都没有.

“我要碾碎你!把你的火种从你那可怜的躯壳里拉出来让它变成灰烬!”
他痛苦又暴躁的挣扎起身胡乱的发射着电浆.这种鬼情况真他渣的要死了!

“bee?怎么回事?你那里出了什么…——”
真是该死!!这个不知好歹的霸天虎吼的声音也太大了点!都这种状况为什么还是要扑上来啊!大黄蜂愤愤的切断了通讯器,他可不想让sam知道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就是那个霸天虎…他的CPU到底是用什么做的啊!

不好——他们身后巨大的废墟在摇摇欲坠的向下掉落着碎石…这个混蛋,大黄蜂非常急躁.两栋高楼一架双层大桥!全掉下来足以把他们两个活埋.

“路障!你这个混蛋!你给我住手.你疯了吗.”大黄蜂俯冲紧接着匍匐一跃而上,他把路障摁倒在地.双手用力的钳制着路障的手.狠狠的缴获了他的全身上下任何能做攻击性的东西.愤怒的全部一起丢远.当他转过身打算边想边说告诉路障目前情况和他并无恶意的时候,路障这个该死的居然迎头就对他拳打脚踢.显然他的机体无法承受这样剧烈的活动,他痛苦的在仰着头抽搐.却还是狠毒又暴力的攻击着大黄蜂的机体.

只不过毫无目的,大黄蜂愤愤的冲他说

“听着!要打架也不是这里!更不是现在!你知道如果那着桥段和楼层的废墟全部倒塌下来我们全部都要被活埋!而且你现在根本没有跟我再打一架的能力!”
这句话一说出来大黄蜂就后悔了,不为别的,他觉得路障一定非常想扑上来把他撕碎.而他只想让这个易怒的家伙停止乱动而已.

“喂,博派.”路障有些安静了下来.
“做什么…?”看到这个家伙突然安静下来,大黄蜂不知道是该放心才好还是该紧张才好.

“把我杀死.”
大黄蜂愣愣的看着对方,他有种火种突然悬空一猝的冲击.
“你…”
“我说,你不杀掉我…打算做什么?哈,你难道打算救我出去?别开玩笑了博派—给我快点!我可不是那么有耐心的人.”

tbc.

*感觉羞耻到爆的路路可可爱所以就写的很开心真是…(sorry)如果有OOC真的求谅解.
顺便lof主真的超爱这两只的,不管是蜂厨还是路厨都请和我做朋友!

评论(2)
热度(23)

© 勿Pik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