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勿/Piko

有时候画画 只会写黄文
DC 达米安攻洁癖 谢谢
拒绝ky和受粉
变形金刚/合金装备
不产粮 来混吃混喝的

-蜂路蜂-[堂皇冠冕]01

-堂皇冠冕-

*说是蜂路蜂其实蜂路[ Bumblebee×barricade ]
*事实上我是个BABB党…不过还是毫无违和的写了BBBA.
*捏他有,OOC有.“这谁啊……”不是错觉
*设定是MOV3路哥被炸烂光学镜和双腿.失明+无法行动.
*路哥没死.(废话。
*文笔差思绪不连贯小学生文笔有

*拆不一定.有也留到番外.慎,慎,慎.



01。
在巨大磅礴的硝烟和炮火轰炸过去的三个星期后,芝加哥正在为着恢复和平而设计建造着.
这次再想要封锁战乱的消息已经不再是难易程度的问题,倒也不是什么坏事,那些高大善战的外星勇士们,甚至因此被冠上了”hero”的头衔.
可是却闹的整个美国鸡犬不宁.恨不得人人都要见上一面.考虑到太多因素,lennox少校决定带人封锁整个芝加哥.
他们和汽车人战士们有太多的事情和基本工作要做.重建废墟,销毁残留的腐蚀性残弹,弄走无数战死的霸天虎尸体,还有寻找伤亡和有还生机会的人类成员.
不过显而易见,最后一项让这群大块头们去寻找伤亡的人类也太过不符逻辑.
大黄蜂一边扛着要比他本身大上两倍的残破机体,臂上的霸天虎信标都有些破损,火种舱已经被炸的空洞粉碎.这些都是需要清理而走的”尸体”,工作量对这个年轻的博派来说未免也太大了些.不过看的出来他非常卖力.身体有些跌跌撞撞却还是费力的把那个大家伙弄到了运输板上.
这是第三天没见到sam了,大黄蜂还真是有那么点想他了.除了少校和有些代管人员的通讯,他这几天内很少有交流的机会.
华尔街的夜晚空无一人,在一阵kiika的声音中,年轻的汽车人战士变成了一辆漂亮的Camaro.线条流畅的车身擦风快速的在已经空旷了不少的街道上行驶而过.
漆黑的夜晚非常寂静,使他的接收器除了微弱的风流什么也感受不到.然而就在他觉得非常无聊之际时光学镜却透过扫描到了远处塌陷的桥亘下的生命活动信号.
这让他感到吃惊.难以置信的加大马力开到高大的废墟下.这是整个双层桥和路面还有几栋高楼的塌陷, Lennox上校曾经通报过这里几天后一定得挖掘开来不可.


这个地方甚至并不让他感到陌生,大黄蜂能够意识到.在那之前他曾在这里战斗过,被俘过.而最后又在千钧一发的混乱中死里逃生……这些都让他无法忘记.CPU中甚至断断续续的回忆着.
他启动变形齿轮变回高大的机器人,有些费力的用手扒开挡在他面前的巨大的石板.几番用力却纹丝不动.他只得用肩上的光子脉冲枪发射分解射线熔掉石板.
被腐蚀后的物质变成了灰烟,大黄蜂的双手沿着窄小的缝隙把两旁的石板推开.腾出一个可以暂容TF通过的空间.在这样做的同时他还是小心翼翼的抬头.在高大层叠的坍塌物下勉强撑出的弧度使他足够进出.
他看到了石板后面的手,已经破损了的,不完整了的利爪.
等等?利爪?这让他的CPU猛然的一剧烈跳动,他想起了一个家伙.那个家伙是个霸天虎.是个霸天虎没错,那家伙可没少找过自己的麻烦.对他可以说是再熟悉不过了,
熟悉到都有点儿敏感过头了.他这样想到.
但是他依稀记得最后被对方俘虏时自己绝望和不甘的芯情.然而却并没有换来对方的亲手处死.随后他便察觉不到对方的身影.当得知他被炸死的时候还有些说不出来的感觉.
说不出来……?也许吧.大黄蜂对这种感觉十分没头没脑.他把那块压着机体的石头用力的挪动着,从还有微弱生命信号的机体身上移开.
普神啊——真的是他.路障.那个霸天虎.
只是现在看起来都有那么点儿不像以前的他了,是的.他没那么狂傲嚣张了,一点儿也不威风凛凛.
路障的胸前装甲已经大部分破损逼近到火种舱.光学镜暗淡无光.而那双腿已经被炸的破损不堪, 失去了两个轮子,连护甲都已经粉碎.那些脆弱的线路沿着”骨骼”暴露在外面,泄露着宝贵的电流.
路障明显还在昏迷状态,再加上漏电的滋味儿,一定不会好受.他看上去并不安静,甚至还在无意识的痛苦的抽搐着.然而那具已经少了一半的机体还在微微颤动着,看起来非常隐忍,也可能是因为实在没有力气做更多的挣扎了.
至少他还没死,大黄蜂芯里想到,手却不由自主的覆盖在了对方破损不堪的胸前装甲上.隔着脆弱的火种舱,他感受到了微弱的热度.
太好了,还没死.
大黄蜂突然被自己吓了一跳.难道他并不希望这个霸天虎命丧黄泉?
但是他现在要怎么做,已经换来了难得的和平.难道他要杀死一个毫无还手之力的……即使是霸天虎?他看起来那么虚弱,就像个死家伙一样.难道也要把他像巨大的废铁一样运到处理厂吗.


不……大黄蜂并不愿意这么做.尽管没有理由,却还是用手抱住了路障脆弱的机体.
天,因为失去双腿.曾经比自己高上一截的路障,如今却矮掉了一半.稍稍用力就把他拖了出去.

真是糟糕透了,这种情况下他非常心烦意乱.然而就在刚刚走出那个在之前因为自己的“小聪明”而搭成的拱形入口的时候.路障的手臂在动.

他醒了!大黄蜂有些惊讶,他轻轻的把对方放下来.安静的注视着对方的破损的光学镜头.
它们并没有亮,并没有以往嚣张狂妄的赤红色.只剩下失明.更加糟糕了,眼前曾经的敌人不光是“毫无还手之力”反而还“失明”了.这让大黄蜂手足无措,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不过还好,现在路障的发声系统还没有坏.只是以往干净冷漠的电流变得有些沙哑和迷茫.
“声……波?”
大黄蜂惊呆了,他觉得报上名来是个不明智的选择.尤其是面对现在这样的情况.
让他失去了战场上的CPU高速运转的果断和干脆勇敢,他进退两难.


tbc.

评论(4)
热度(17)

© 勿Pik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