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勿/Piko

有时候画画 只会写黄文
DC 达米安攻洁癖 谢谢
拒绝ky和受粉
变形金刚/合金装备
不产粮 来混吃混喝的

-路蜂路- 不是爱情。

-不是爱情-

*路蜂/蜂路.没有甜.短完结.
*回忆梗.大量捏他有.
*文笔差小学生思维不连贯不介意请食用.

*OOC少许,会有一点儿.


回想起来.他们在战火中交锋,火花电流顺着伤口迸裂而出.
所有的霸天虎里,他总是刻意的找自己的麻烦.出手狠毒.总想置自己于死地.
bumblebee摇了摇头.那家伙善战且好战.败过一次就耿耿于怀,每次交手时那对血红的光学镜都包含着一种强烈又过盛的东西.不过bumblebee并不怕他.甚至在与他交战的过程中也无法想象自己的目光.是同样也带着撕裂和炽热吗.
无从知晓.就像他永远不明白霸天虎永远为什么如此野心磅礴一样.

“barricade,事实上你是知道的.打下去根本就没有一点好处.你在装傻.”
“注意你的语气,博派小子.”
“完成占领这个碳基成群的恶心地方只是霸天虎的伟业!和我无关!”
“我只是想要把你们的火种一个一个给活生生掏出来而已”
他的语气可真歹毒.
“尤其是你.”


bumblebee明白跟这种人连讨论些利益都是浪费时间.那家伙只是喜欢战争.这是他的生性,暴戾,狂躁,那双不安分利爪.随时都会在下一秒刺穿哪一个TF的火种舱.这是他控制不住的.他爱战争,直到死亡为止也不会停下这样的疯狂举动.
bumblebee的蓝色光学镜头上的三角纹路收缩旋转.
“除非我死了,或者你能做到的话.不然你想出来为非作歹,我可不会轻饶你.”

跟他说什么都是徒劳,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制止对方.直到战争结束,或者有一方死亡.
他们立场相反,他们势不两立,在每一次的交手时都恨不得把对方大卸八块.最后搞得装甲破旧伤痕累累.


直到他还能想起来他那天被对方俘虏.
“很久没有见到你执行任务,我还以为你死了.哈.”
bumblebee对着他身后的barricade百般无聊的说.

“在你的火种和你那破烂的发声器一个下场之前你最好给我闭嘴!!”

barricade非常暴躁的殴打了无法还手的bumblebee.用力的踹他的腿部.bumblebee在痛呼中有些绝望的想到.可能这些一直以来的私人恩怨也就会这么草草的结束掉?以自己的死亡.bumblebee知道恐怕今天自己就要去见普神了.那个一直都恨不得杀死自己致死的家伙一定不会放过这次机会,来狠狠的掏空他的火种舱.

然而在这样想的同时也被那家伙一脚给踹开了.他用臂上的脉冲枪活生生的打穿了身后那个可怜孩子的火种舱.然而在有一把枪抵住自己的时候.
bumblebee觉得他也会这样完蛋了.在他因为难过而失焦的光学镜看着远处时,突然而起的爆炸和混乱让他身后的那些家伙乱了手脚.bumblebee用最快的速度转身与对方厮打起来.他不愧是博派最敏捷的战士——很快就把对方打翻了身.分解射线刺伤使对方学镜头忽明忽暗,发出痛苦的呻吟.
bumblebee在确定对方没有行动能力之后快速带着剩下的俘虏大干一场.
只可惜便宜了那个家伙,

在结束战争后的三个星期里,他得知barricade已经死了.那家伙终于死了…只可惜不知道究竟是什么置他于死地.只可惜没有败在自己的手下.
bumblebee似乎找到了为什么想到barricade有一点点儿可惜的原因了.

一直以来很久了,无形的,深深的纠纷.对方却死因不明的消失了.而在这之前,那个家伙其实完全有眼疾手快立马撕裂自己的机会.

而他却没有,这能算得上是失误吗?



他觉得不是很舒服.他想开出去兜兜风.却看到了自己抱怀美女的车主在和他父母的喋喋不休

“哦你是真的不知道…我第一次勾搭她那时候心跳的很快.”
“我当时认为那就是一见钟情!一定就是爱情了!”


心跳?bumblebee似乎知道这种感觉,很多无意识的时候都曾有过.
哪怕是被关在窄小的车棚里很久sam愿意带他出去兜兜风.


不过最让他火种像烧起来一样的跳动着的.
bumblebee的脑海里突然浮现出那样的画面来.那是他和barricade交锋的画面.

那让他的火种因为无数因素感到炽热.嘶吼?:恐惧?愤怒?不过面对那样一个咄咄逼人的家伙,这也是难免的.


不过…这是心跳吗?一见钟情?爱情了?


bumblebee不是很懂这些碳基术语.但是他知道sam总是抱着那个女孩儿.他们非常亲热.


亲热?他和barricade的拳头也经常亲热.还是算了吧.bumblebee怎么也想不通这个逻辑.

他也有过火种舱跳动不止的时刻,不过那时身边战火蔓延.对方的目光也像自己的火种一样.
恐怕是那样,炽热的,刺痛的,相互敌对的.
他们可不会亲热.



如果这样也可以称之为心跳的话.那未免也太过血腥和锋利.



而且barricade已经死了,像刚刚自己想的那样.
bumblebee的马达有点儿不受控制的加速,他开的很快.这样下去可能就能拿到新的超速罚单了.


他觉得今天一定是cpu烧坏了.所以导致他总是想起一些不符合常理的事情.
比如曾经面对着他的头号大敌,最剧烈的心跳,在战场上.
一个恨不得残忍暴戾的撕裂对方,另一个也毫不示弱,总是生龙活虎的扭打在一起,最后伤痕累累.直到死亡.
直到死亡,


显而易见,那可,不是爱情.

-END-

评论(7)
热度(19)

© 勿Piko | Powered by LOFTER